绵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无声无息的杀人手段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6:03 编辑:笔名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无声无息的杀人手段

面对这个浑身上下冒着寒气的小女子,似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三个护卫的心中都生了一种前未的危机感,甚至从对方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中嗅到了一絲可怕的死亡气息。

呛!到了生死境这个层次的修者,仅凭气势威压便皆可杀人于无形。三个护卫像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冷浸入骨的压迫,两剑一刀几乎同时呛然出鞘,一旦亮出兵刃时,通常只能说明一种状况;迫不得巳。而且三个生死境强者同时亮出兵刃,可谓十分罕见,除非遭遇了什么强大非凡的对手。

一众置身事外观者,自然感受不到那种冷浸骨髓的森然杀气,足以将人生生洞穿撕裂。唯有借兵刃之势方能抵御这种可怕的威压,重新凝聚已然絮乱溃散的元力。

风素素表现出的仍是生死境初阶二品的修为,但已迫得三个生死境高阶的护卫,不得不兵刃出鞘,足以说明巳在气势威压的对抗下处于了绝对的劣势。

每人的兵刃上都绽射出炽亮的光华,这是意欲倾力一搏的征兆。三位生死境高阶强者被一个小女子被压迫到如此境地,实在让难以置信。但,这种事的确是发生了,让人又不得不信!

"惊虹贯日!"

"刀裂乾坤!"

"追星逐月!"

三声震天暴喝,两剑一刀,从三个不同的方位角度,同时发出一道石破天惊的剑气刀芒,斩,劈,砍……三人皆是毫无保留的绝杀技尽出,大有刀出不归,剑出无回的搏命一杀。

刀若劈天长虹,剑似霹雳惊电,一左一右,横斩斜劈,迎面一刀更是裂山断流,势若雷霆一击。

没人能在这三大强者联手的绝杀技下全身而退,所有的闪避方位,皆被恐怖的剑气刀芒牢牢封死,剩下的唯有硬碰硬抗一途。

然而,要想在同一时间,同时接下来自各个不同角度的惊天绝杀,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纵算能轻易地接下一击,但同时也会被另外两人重创,甚至分尸。

这是一个配合十分黙契的杀局,没有时间让人去寻思破解之法。刀剑未至恐怖强悍的杀气巳汹涌席卷而至,风素素的脸巳被气劲掀起的秀发遮住了半边,只露出一只寒光绽射的眼睛,从露出的半边脸上找不出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

下一刻,在众人稍一眨眼的瞬间,随着一声长剑出鞘的轻响,风素素的身形突然分裂出三道娇小的身影,同样的长发如瀑,长剑出鞘,三束耀目的寒电绽射而出,分袭迎面而来的绝杀剑气刀芒。

铿锵!空气中传出一串尖锐的金属撞击声,漫空火花银星暴闪飞溅,刀光剑影交织绽射,强劲的气流四下飞窜,划出无数淡淡轨迹线条。

哐当!电光火石的交锋碰撞之后,传出一声兵刃坠地的脆响,所有的视线应声望去,但见一把闪亮的长刀在地上弹跳着,那名持刀护卫巳然是手上空空,胸前却透出一片滴血的竹叶,很窄,薄如蝉翼,闪射着幽幽的寒芒。

竹叶骤然拔出,一股殷红的血箭喷射三尺。那名护卫也只觉有一道淡淡的虚影在眼前晃了晃,便像轻风一般的消失得无影无形。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有若惊鸿一瞥,疑似幻觉。直到那名护卫喷血砰然扑地,这才证实了适才一幕的真实存在。

风素素理了理飞散的发絲,露出了一张无悲无喜的清冷面庞,不带一点烟火气。她有动过吗?貌似她至始至终都两手空空的静立在那里,那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又是谁做的?还有扑伏在血泊中的人又是被谁袭杀的?

见鬼了!众人惊疑中顿感一阵毛骨耸立,禁不住四下望望身边之人,唯恐自己在下一刻也被人一击瞬杀。

震撼地发现自己的同伴莫明地被人秒杀,剩于的两护卫背贴着背,俱皆长剑护胸,浑身毛孔扩展,惊恐的神光不停地迅速四下扫射着,似在寻找那无声无影的幽灵杀手。

"是谁?站出来,有胆滚出来堂堂正正一战?"一个护卫嘶吼出声,声如雷动,却掩饰不住那种压抑的内心惶恐,这种无声无息的杀人手段直欲让人崩溃,宁可战死也不愿忍受这种揪心提肺的煎熬。

"丢人显眼!"那位器帝副阁主怒斥出声,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已阴沉得欲落下雨来。在她的心里有一点可以确定,在埸观者中并沒有人在暗里出手实施偷袭。

令其无比震撼的是对方的修为巳完全超出他的认知,所谓的幻影,残像,她见过,而且也能轻易施展出来。只不过。那只能用来迷惑对手,挠乱视听,制造一击必杀的机会而巳。

至于可以化虚为实,让残像如真身般的搏杀战斗,当真闻所未闻,至少以她当下修为绝对做不到。而且还是在三个生死境高阶同时联手攻击,自保或许有余,想要伤敌却是十分不易。

"只是划破了一个口子,流了点血,还不至有性命危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无声无息的杀人手段

。"风素素抬手对着躺在地的那个护卫,弹出了几缕指风,血顿时止住了流淌,随即便发出一声轻哼。

"还要继续么?"风素素瞥了一眼另外两个背靠背护卫,径自走向那位仍半座在地闵公子,讥讽地道;"有些事即然做了,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话落,便将他手指上的那枚戒了摘了下来。

"你还想做什么?"闵公子瞪着怨毒的眼睛,见到风素素的纤纤玉指闪电般的扣住自己肩膀,惶恐的惊呼出声。

"这只是意图抢夺财物的代价,接下来就要承受羞辱本姑娘的代价。"风素素说话间,闵公子的肩膀突然传出一阵撕心的巨痛。"啊"字刚叫出一半,疼痛又骤然消失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受,有若惊鸿一瞥,疑似幻觉。,闵公子试着运转了一下肩膀,骇然发现就像是脱离了自己的身体,竟是完全不受支配,低垂着,悠悠晃荡。

"不好意思!还有另一只……"风素素红唇轻启的浅笑道,纤纤玉指已扣向另一只手臂。

"住手!"那位器王副阁主终于忍不住喝斥出声,之前上演的一幕都是她在暗中授意,所谓怀璧其罪,就算是仙神之流也难保持淡定。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其结果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尤其是看到自己儿子的残状,如果还能隐忍,那就不配称之为人母了。

风素素的手停在半空,目光并没有看向那位器王副阁主,而是望向了陆随风。到了此时,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三女皆以这个年轻人为主心骨。

陆随风幽幽地轻叹了一声,这才对着风素素挥挥手,示意她退下。风素素乖巧的轻"哦"了一声,这才悻悻的收回手,一声不响的退下。

两个护卫立即上前将那个躺在地上的护卫抬了下去,器帝副阁主已快步来到那位闵公子的身前,试图将他那只悠悠悬荡着的手臂复位。

"娘,这小贱人拿走了我的戒……啊!"闵公子话说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痛嚎。

听到儿子的痛呼,器帝副阁主心中一凛,顿时停住了为他复位的动作,皱了皱眉,缓缓立起身来,将目光投向陆随风;"公子可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当然!"陆随风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约定,也就是在器道上一较高下。

"很好!我叫紫月柔,是位中阶器帝,同时也是这间紫梦阁的副阁主。"紫月柔略微的挺了挺高耸的丰胸,显示出一种成熟优雅的风韵,举手投足间都隐隐透出一种久居上位的淡淡气势威压,令人生出一种不容忤逆的感觉。

"你若输了,就将我闵儿的手臂复位,同时必须将那块星辰晶魄,以及那块凤首晶拿出来。"

"可以!"陆随风十分干脆的一口应道:"不过,如果前辈你若不幸输了,那又当如何?复位手臂轻而易举,但星辰晶魄和凤首晶,却是价值连城,甚至不是可以用财富来衡量的。这一点前辈你应该十分清楚,否则也不会上演之前的一幕了。不是吗?"

"我会输?"紫月柔不禁婉而一笑,对方之前取出的那柄剑器,品质的确在她的王级红玉剑之上。但如说这柄剑器是他亲自炼制出来的,至少她绝对不相信。就算在整个圣山,数百年来也沒出现过如此年轻的器王。

她并不怀疑对方可能是个炼器师,或许品级也不算低,但绝不可能是位器王。而自己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十品器帝。所以,就算对方真是一位器王,同样连万分一赢面都没有,这个赌局已是绝对的胜卷在握。

"如果,我是说如果……世事如云,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例如,这块星辰晶魄,不就是在一块公认的废石中开解出来的么?"陆随风的话有点诡辩的嫌疑,却也是不爭的事实。炼器一道却没有侥幸之说,一星半点的差距都是无可弥补的。而赌石却包含着许多运气的成份在里面,不可同日而语。

海口治疗早泄医院
海南好的男科医院
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海南男科
海南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