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新京報維權遭遇訴訟壁壘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2:59 编辑:笔名

  新京报起诉浙江非法转载7706篇稿件,杭州市中院在审理20个月后裁定要新京报分7706个案件逐个起诉,被指有刁难之嫌新京报之苦也是当今国内媒体之痛

  在持续20个月的等待后,新京报等到的是杭州市中级法院要求其 重起炉灶 的裁定 7706篇稿件要作7706个案件起诉

  这7706篇稿件是新京报指控4年间被浙江转载的稿件,后者未付稿费,双方对簿公堂

  这简直闻所未闻 新京报在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的投诉函中写道 按一年250个工作日算,每天审一个案子,要 0年才能审完 该报代理律师刘家辉愤怒地说

  浙江的法律顾问郁华也认为这会耗费巨大精力,这位46岁的律师说: 可能到我退休,官司也打不完

  国内多名法律界人士质疑法院的这种裁定有刁难之嫌,不排除地方保护主义作祟

  杭州市中级法院对此不予评论,6月2日,该院称已将新京报的上诉状及案卷材料移交浙江省高院

  如果像新京报这样告,全国所有的媒体都要告一遍,媒体免费转载司空见惯,这是不成文的惯例 浙江也满腹委屈,该站称 我们也是受害者

  此案再一次触及国内媒体侵权转载乱象的 潜规则

  7706篇稿件的侵权之诉

  纠纷起于2007年8月,新京报给浙江发律师函,称对方存在大量转载其稿件的侵权行为,要求予以解决

  新京报系光明和南方两大报业集团联合主办的都市类报纸,浙江站是浙江省委领导、浙江报业集团控股的省级主流媒体

  收到律师函后,浙江回函致歉,表示停止使用新京报的文稿,并希望与新京报合作

  党报集团之间,包括转载子报的稿件,都一直是默认互换原则,这是媒体长久以来不成文的惯例 浙江办公室主任吴小龙说

  双方协商几次未果 对方索赔数额较大,我们的意见是意思一下就可以了,新京报也转载了我们的稿件,只不过数量相对较少 参与协商全过程的浙江法律顾问郁华说

  新京报对此表示: 如果是你的一篇稿件被站转载,不署名、不付费,你怎么想这是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创刊于200 年11月11日的新京报,以其独立的立场、新锐的报道引起受众关注,报道被转载率较高

  对媒体之间转载稿件的侵权行为,新京报采取了与众不同的维权方式,通过诉讼索赔2006年10月,新京报社起诉TOM站,请求法院判令TOM站侵权,支付稿酬 00万元之后,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调解下,TOM站作了经济补偿

  在发律师函两个月后,新京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浙江新京报列出了自200 年12月至2007年7月间,浙江站使用其采编原创作品共7706篇,总字数为905047 ,图片总量2477幅,新京报索赔近200万元

  之后,浙江通过多种途径与新京报协商 双方主管部门领导甚至更高层都出面沟通,希望能握手言和 郁华律师说

  但结果令双方遗憾 新京报要60万元,我们只同意支付10多万元,谈不拢

  当年底,新京报撤诉,一个月后重新起诉浙江提出管辖权异议北京一中院裁定案件移交杭州市中级法院审理,新京报不服上诉北京高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裁定

  被要求分7706起案件起诉

  2008年8月1日,杭州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之后持续了20个月的庭审,先后更换了 名主审法官

  第一个主审法官要求7706篇文稿逐一核对,开了 次庭,在核对了几十篇文稿后,主审法官挂职锻炼去了 参与庭审的一名律师说

  第二名主审法官拿出了编号1至50号文稿,进行质证 包括标题、内容,是否是时事,所有作者身份、劳动合同等都作了质证后来,这名主审法官生孩子去了 上述律师说

  这50篇文稿全部质证完毕在庭后调解时,主审法官表示,对每一篇文稿核对,没有这个精力,如果双方不愿调解,这50篇文稿先由法院判,作为你们今后调解时的一个指导意见 参与庭审的一名律师说

  双方调解仍然未成 新京报的方案是按每年使用年费10万元计算,200 年至2007年所使用的文稿按 5万元结算浙江表示2008年不再使用新京报稿件新京报最后提出低于58万元免谈 郁华称

  在第5次庭审时,新京报提出按每年新京报同意其他媒体转载费用标准,要求浙江赔偿,一年50万元,共计200万元 这样本案不用一一比对,可以在每年的侵权文章中进行抽取样本,证明当年侵权事实存在 新京报代理律师刘家辉说

  新京报还提交了一个案例 由北京市二中院审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诉华夏出版社著作权纠纷一案,此案在审理中也需对数万词条进行侵权比对当时采取的是抽样比对的方式,如:第页中比对第1页,第中比对第2页,第201- 00页中比对第 页,以此类推

  新京报此举意在避免逐篇核对的费时费力但该建议并未被杭州中院采纳 我们都在帮法官想办法,让法官有台阶下 刘家辉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都在等法院的判决

  2010年1月18日,杭州市中院书面通知新京报,要求该报只保留针对涉案的7706篇文章中的1篇文章的诉讼请求,撤回针对另外7705篇文章的诉讼请求,并将其以7705件案件分别立案、分别审理,否则驳回起诉

  新京报社回复拒绝 因为本案从杭州中院接手以来,共经历了多次庭审,最后一次开庭,50篇文章已质证完毕法官说了先判决50篇 刘家辉说

  月29日,杭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裁定,驳回新京报起诉杭州中院认为,本案涉及作品7000余篇,作者500多人,原告基于不同的争议事实向被告提出诉讼请求,形成多个诉讼标的,构成多个独立的诉根据案件性质不宜合并审理,本院书面通知原告按每篇文章一个案件分案起诉,或以同一作者所著的文章为一个案件分案起诉,但原告拒绝

  分案审理致维权难度增大

  本案的诉讼标的为著作权侵权法律关系,法律关系单一、诉讼主体单一,杭州中院要求分开审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新京报法务部主任徐耀明说, 这会导致当事人诉讼费增加,增加诉累,必然造成人力、财力、物力的浪费,使本来稀缺的司法资源更加贫乏

  应该说,法院这样做,合法性没有问题 一直关注此案的上海博大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说, 但直接结果是加大了权利人维权难度,在国内知识产权侵权较严重的情况下,被告又是浙江省知名站,这样做显然不合理

  游云庭也不解,为何要等到一年以后才作出这样的裁定如果认为原告起诉有问题应尽早提出

  多名法律界人士分析,法院是在表明态度,不支持你维权,这不排除法院受到外界干预,让权利人维权难度提升

  据南方周末报道,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原庭长蒋志培对该裁定表示: 分案审理显然违背民事诉讼法的精神,本来原告是一个,被告是一个,侵权方式也是一样司法机关不该犯这样的常识性错误

  刘家辉称,新京报在2006年与TOM站的著作权纠纷中, 涉案无论多少篇文章,也都是同一法律事实,均是以一案来立案审理的 遗憾的是双方是和解结案,未有判例

  游云庭认为,其实法院不需要这样裁定,审理此案并不复杂,首先新京报有无刊登过这些作品,浙江举反证,举不出,法院应确认;再是浙江有无转载这些作品,如果确实有,侵权成立,法院就可以判,依照稿酬的2至5倍赔偿

  一名要求匿名的国内资深知识产权律师指出: 虽然新京报上诉到浙江省高院,但鉴于浙江的地位,新京报应向最高法院寻求公正

  5月21日,新京报向浙江省高院递交了上诉状,请求撤销杭州中院的裁定上诉状直斥杭州中院 故意拖延办案、滥用司法职权,适用法律错误 此前,新京报向最高法院递交了投诉函,称杭州中院超限审理、知法犯法,请求最高法院发挥监督职能,纠正杭州中院的错误行为

  6月2日,杭州市中级法院相关负责人向《民主与法制时报》表示,该院已将上诉状和案卷移交浙江省高院,对案件不予评论,谢绝采访

  按规矩出牌寻融合之道

  新京报对浙江的著作权侵权案,被业界视为向 潜规则 开战长期以来,国内官方媒体之间一直免费转载稿件,默认互换原则互联媒体兴起后,媒依靠非法转载纸媒作品,赚取广告费等收益,继续享受着这一 潜规则 的盛餐

  媒早期时代,报纸和媒相互依存,纸媒一直充当廉价或免费的 奶妈 角色,同时通过媒扩大影响但在中国发展成 .8亿民巨大市场下,纸媒的生存受到极大挑战

  北京一家媒体主编指出,一篇调查性报道报社所投入的费用至少数千元,但站转载一分不付,四面开花,报社沦为为站打工,这样下去报社难以生存

  其实,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信息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已有明确规定,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将他人的作品,通过信息络向公众提供,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但现实并非如此,新京报执行总编王跃春表示,这几年的维权并不容易, 年前起诉TOM站,曾被人骂做 想钱想疯了 那个时候我们呼吁各界关注互联内容转载中存在巨大的知识产权黑洞,但直到今天,居然还有很多人认为是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

  这种转载侵权在中国十分普遍,侵权者几乎没有风险可言,也没有引起主管部门、法院和媒体自身的足够重视媒体之间相互侵权,你转载我的,我就转载你的,鲜有对簿公堂的

  浙江声称其累计有10多万篇稿件被非法转载,该站办公室主任吴小龙称,如果都像新京报这样,全国的站将成连环诉讼,官司会打成一锅粥虽然从长远来看,规范是必然的,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取证难、牵涉精力大以及地方保护主义作祟,也是此番乱象的主要原因刘家辉说,与浙江这起官司,新京报投入10多个工作人员,至今已用了两年半时间如果按照杭州中院的裁定要求,新京报还要投入成倍精力,诉讼材料要装满卡车了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的法官李东涛指出,在络侵权案件中,如果将所有的证明都让原告(报社)承担,那么这个诉讼对于原告而言将毫无胜诉的希望,而且诉讼将难以进行因为被告(站)可以随时、随意地提出异议和主张,使原告穷于应付,最后造成没有证据、没有权利的结局

  对于此番乱象,全国20多位都市报老总曾在2005年10月发布《南京宣言》,呼吁全国报界联合起来,不再容忍商业站无偿使用报纸产品但因难以操作成为空文

  2006年1月,解放报业集团向全国 9家党报集团发出倡议:组建全国报业内容联盟,共同制定向络媒体提供内容的定价规范,捍卫自己的知识产权此倡议也因发起者与新浪联盟而没了下文

  虽然业内人士也认为融合双赢才是解决之道,但步履维艰国务院办副主任王国庆曾表示,络媒体应当与传统媒体合理分成,以合理的价格向传统媒体购买作品,传统媒体也通过络媒体提高影响力,并从络媒体获知更多信息,制作更多更好的,这样就会实现双赢

  事实上,包括新京报在内的国内有影响的纸媒已采取付年费的形式与媒合作但不按规矩的出牌者依然众多

  法律界人士认为,一方面平面媒体都要勇于维护自己的权益,使转载付费成为常态另一方面,由于历史沿袭问题,应由国家相关部门规定一个时间点,以前如何处理,以后如何处理,像早些年国务院清理三角债一样

  6月7日,浙江省高院相关人士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表示,针对此案,省高院立案后会公开开庭,在一个月内作出决定

纤薄护理垫哪些牌子好
通心络可以治疗心绞痛吗
灯盏细辛可以泡水喝吗
通心络胶囊治疗颈动脉斑块有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