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送葬诗歌 第三十七章 怪物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0:00 编辑:笔名

送葬诗歌 第三十七章 怪物

这几天的遭遇太奇怪了,原生魔物生态生异动,未知品种魔物出现在被调查过的区域,学院的学生研究他们不应该掌握的法术……柯特可以确定自己被卷进了一个逐渐扩大的麻烦之中。

只是这些麻烦再怎么让人头疼,都不如现在迫在眉睫的危机来得急迫。

当人身处于战场上时,谨慎是他的朋友,怀疑是他最好的美德。这是多年以前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柯特的“经验教训”,上次大战时他为了帮助战友死在战场上,作为了这句话最好的佐证。

司机的情况已经相当危急,在他向柯特求援时,包裹车厢的防御装甲已经在怪物接连不断的攻势下裂开了不少口子,它开始试图用它足有小臂长的爪子撬开车dǐng棚。变形的装甲难以维持防御效果,正在一diǎndiǎn被剥离。

吱——嘎——

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之后,车dǐng棚被怪物掀开了一个大口,坚固的金属装甲在巨力摧残下四分五裂。崩裂的碎片很快就被怪物甩到了地上,随即它又一次挥动起双臂,准备扩大自身的战果。

还好他在变成现在这副局面之前至少没有忘记操作联络器取得和警备队的联系。报告定期车所在位置的讯息在电波的作用下已经报至警备队所在处,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增员赶来。

定期车受到袭击的位置离卡特里斯逝市区并不远,现在都能看到城市里闪动的灯光。只是看怪物拆除装甲的度,柯特觉得等到援兵从卡特里斯城内赶过来的时候,定期车肯定已经被肢解了。

柯特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手无寸铁,就算他对自己贴身肉搏的技巧再有信心,也不会贸然冲上前去攻击怪物。那双能够轻易拍弯定期车防御装甲的前肢可不是摆来好看的,用拳头和这样的怪物打一架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可是这个怪物就像盯准了司机一样,扭曲的头颅死死将目光锁定在畏缩着的他身上,对柯特丝毫不感兴趣。这很不可思议,过去从来就没有魔物盯准了单一目标不放的记录,它们会袭击映入眼帘的一切敌人。

更奇怪的是——这只怪物是从斜后方靠近定期车的,可是为何它不选择攻击在车外没有装甲保护的柯特,而攻击定期车内的司机。这就像一个人有摆好的食物不吃,却要费力去打开罐头一样不可思议。

它对司机的大呼小叫视而不见,也没有将注意力转移到不远处的柯特身上,只是执着于如何撕开包裹定期车的装甲,然后将它们随手扔在附近的道路上。不一会,“罐头”的壳子就已经被它拆开。

眼见那只怪物就要从打开的缺口跳进车厢内部,柯特立刻朝司机大喊道:“就是现在,快diǎn从车里出来!”

司机早已被怪物吓得六神无主,听柯特如此指挥,也只好病急乱投医依法照办。只见他立刻以最快的度操作起身后的控制盘将车门打开,然后迈开步子用尽全力冲向柯特所在的方向。

嘎啊啊——

怪物才一下到车厢就看见自己盯上的猎物夺门而逃,登时勃然大怒。它仰起头来,出了一阵尖利嚎叫声,这声音犹如传説中地狱里那些被折磨的灵魂们凄厉的哀嚎一般,让人感到刺骨的寒意。

听见背后传来怪物凄厉的嚎叫,司机就像被脚底抹了油一样,跑的倍加卖力了。他哪里敢停下脚步,背后那可是能徒手拆掉钢板的怪物,只能趁着它被车厢困住的时机尽全力逃向安全区域。

“这里交给我拖着,你朝市区的方向逃跑。”柯特朝定期车的方向跑过去

送葬诗歌  第三十七章 怪物

,与司机擦肩而过时他对他説,“尽全力跑,如果看见警备队的车子,就告诉他们这里生的事情,让他们加快度赶过来。”

语毕,他也不管司机究竟有什么反应,径直冲向了还困着那只怪物的定期车。躺着身后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稍微安心了一diǎn。柯特不知道那个神经质的青年到底是哪里招惹了这只怪物,只是它的目标无疑锁定在他身上。

嘎啊!

怪物看着目标越跑越远,愤怒呼号了一声。随即它再一次挥起那巨大的前肢,将车窗玻璃砸的粉碎。然后它那不对称的身体从车厢里冲了出来,于空中留下一条黑色抛物线后,在柯特身前停下了脚步。

近在咫尺的距离上,柯特才终于看清楚这只怪物的容貌——这简直是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怪物。

歪歪扭扭的缝补线将一大堆不相容的素材勉强搭配出一具扭曲的人偶。之前柯特所见的那些漆黑皮毛其实是某种兽化人身上浓厚的毛,这具看似瘦小却意外结实的躯干就是从它身上夺来的。

而那两只漆黑如墨的巨臂不知是何材质,扭曲而结构简略,粗壮而轮廓鲜明。这双“手臂”与其説它们是生物身体上的一部分,倒不如説它们是由人工制成,然后安装在这只怪物身上的“兵器”。

一个南瓜大小的头颅歪歪扭扭嵌在身体上,一股腐烂物的恶臭从中散出来,粗制滥造的“补丁”里还在不断滴落着粘稠的血液。若不是眼眶中闪耀着燃烧火焰般的光辉,柯特都要把它看做装饰品了。

怪物看都没看柯特,用巨大前臂作为支撑,拖着身体向前跑去。不成比例的后肢几乎毫无意义,歪歪扭扭的在地上挪动着。

它前进的度并不慢,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四足着地快的冲刺,前肢每拉着身体向前迈出一步,几乎就能追上普通人快跑三四步跨越的距离。从它扭曲的身体完全想象不到它会有如此出众的机动性。

“不好意思,你不能再往前走下去了。”

柯特不觉得怪物能听懂他説的话,事实上这家伙简直就是对他不屑一顾。从与其遭遇的最开始,这个没见过的魔物就没有在意过柯特。就算柯特已经阻拦住它前进的道路,它依旧毫无反应。

只是它无视柯特,不代表柯特也会无视它。他向前急冲两步,用手抓住怪物的关节,试图将它擒拿住。这回怪物终于有所动作了,它将手臂甩向柯特冲来的方向,犹如驱赶飞虫般肆意挥动。

这一击声势庞大,可是破绽也极为明显。这个怪物空有巨力却不知挥,就如同没有经验的人贸然挥动长杆锤时一样,力量、威力、范围一样不缺,可是往往没有顾及到缺乏防御能力的贴身处。

柯特继续加,以最快度钻进怪物粗大手臂难以护及的内侧,手掌微曲如刀径直刺向怪物布满缝纫痕迹的脖子。怪物身上许多明显的连接处无疑是它身上最脆弱的关键diǎn,柯特决定优先攻击这些位置。

只是接下来的展却出乎柯特的意料。

他的贯手即将刺进怪物咽喉之际,那里的缝合处突然自己撕裂开来,从中露出了一排还滴着口水的锐齿。柯特难以置信的看着缝合处变成了一张血盆大口,迎接他自信满满的一击送入其中。

这是什么玩意?

这怪物的变化太过于不可思议,柯特顿时张口结舌。不过他的反应相当及时,转瞬间就转变了攻击的方向,将指尖的突刺嵌入怪物下颌。紧接着迈出一步,另一只手全力打向怪物的胸口。

嘎啊啊啊啊——

怪物吃痛,向后退了几步,出一阵低沉的嚎叫。

登时,它身上一部分缝口爆裂开来,与方才颈部那处如出一辙的张开了好几张大小不一的“嘴巴”。这些“嘴巴”威吓般的龇着牙,怪物原本感觉就相当异质的躯体在它们的“武装”下变得更加恶心了。

柯特想要修正自己説的话,这些怪物并不是“只会出现在噩梦中”,仅仅加以想象就让人深感充满其中那无法言喻的疯狂。

这样的身体可不能贸然用手碰触,柯特随手捡起一根刚才被怪物从车体上撕下来的铁管握在手上,同时注入魔力加以强化。这铁管固然不如惯用长刀来得顺手,只是勉强用于作战还是足够的。

在柯特准备武器时,怪物一直面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可是他感觉不到它的视线。它咧着全身的嘴,呼哧呼哧的喘息着,粘嗒嗒的口水滴落在地面上。它的脑袋扭动着,一本正经的搜索着敌人的踪迹。

目中无人也要有个限度啊!柯特都想牢骚了,在它腐败的眼球中仿佛他自始至终就不曾存在过。柯特吃不准这只魔物的表现是因为真的没有看见他,还是刻意伪装出这幅模样引他上钩。

片刻的迟疑放走了攻击的机会,在苦寻无果后,怪物选择了撤退。

两手着地作为支撑,身体蹦了起来。着地之后立刻匍匐着冲出了道路,度比几分前企图追击司机时还要快上几分。顷刻间土石飞溅,所有阻拦在它撤离道路上的障碍物全被它以惊人的声势扫到一旁。

在怪物疯狂急冲的同时,它身上那些嘴巴也大大咧开来,远远看去给人一种其实是它们在扯着它的身体向前奔驰的错觉。这难以描述究竟是什么玩意的怪物犹如一条狂犬,奋力追逐不知位于何处的食物。

怪物狂奔的度实在过于惊人,柯特根本追不上它,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团黑影绝尘而去,冲入夜色浓密的野外。

这怪物是怎么回事?

他讶然了。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技术怎麼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哪里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位置在哪里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那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在那里